古镇科技资讯网--有厚重深度的科技新媒体平台!

关于我们 合作联系

古镇科技资讯网

ShitPhone:山寨手机崛起史

时间:2018-06-07 18:28:27    作者:丫丫    来源:36氪

从换手机一事当中,从市场,用户心理等角度剖析了杂牌电器日渐受到青睐的原因。尽管很多杂牌电器的表现并不比大品牌的差,但要提高用户粘性,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,就必须在创新上做文章。

上个月我的iPhone又摔坏了,这已经是六年里的第四部手机。屏幕显示异常,完全剥离机体。充电口无论清洁得多仔细,也只能偶尔充上电。这台合约机六个月后将到期,我不愿为此付高昂的维修费用。若是买一台新机,我要先交650美元,再花450美元签一个两年合约,又或者根据运营商的升级计划分期付款。我感到很为难,在众多的头衔当中,我和许多手机用户一样,为自己果粉的称号感到自豪。但我开始反感故障频发的iPhone,外出旅游时,尽管天气宜人,旅程顺畅,但就是有种浮躁不安的感觉。

遇到这种情况,自然而然就会想到一个问题:到底要不要买AppleCare?思考良久我决定放弃iPhone,买了一台果粉眼中的垃圾杂牌电话:BLU Advance 4.0双卡手机。建议零售价89.99美元,隔夜送货开箱实际价格76.14美元。1829条用户评价,评分4.3颗星。“这还不是性价比最高的,但已是该价位中最好的。”亚马逊用户Anne这么写道。既然说得那么好,那就买买买!

事实上我的生活到处都是“杂牌电器”。我最新买的一台海信的LED电视机,是从北卡州一家沃尔玛的仓库里,被一个员工拖出来的,那员工甚至还不知道仓库里有这么一台电视机。我家的立体音响安装在影雅牌接收器旁(上面贴着Best Buy house标志),它能为Micca的扬声器(55.6美元,347条评价,4.7颗星)提供信号源。路由器是TP-LINK的(18.99美元,575条评价,4.3颗星),和网件公司的产品一样可靠地保证网络信号。我还经常给身边的人分享这些杂牌电器。我给我妈买了一个小巧的Baytek牌蓝牙音箱(26.99美元,54条评价,4.6颗星),虽然它每次响起“连接成功”(connected successfully)时,“ess”的发音特别机械,但我妈还是很喜欢。我有时会剁手买一些杂牌耳机,发现一些还不错的,我就会有强烈的满足感。

我还买了台二手Macbook办公,但只要有条件我就会用那台280美元的Chromebook。本来我认为生活如此灵活切换会让人梦寐以求,但后来发现这样未免太过失败。市面主流的笔记本电脑在商品化进程中早已发展成熟,对于人们绝大部分的需求——浏览网页,发送邮件,聊天,处理照片等,它们都可以满足。亚马逊网站上销量最好的华硕笔记本电脑,售价才250美元,运行系统还只是Windows8。这样已经能很好地满足我的需要了,要是有一天Macbook消失了,会发生什么不言而喻。

杂牌电器难登大雅之堂?

杂牌产品和高货一样,都曾经风靡一时。只不过,最高端的产品能让你体验科技世界奢华的一面,而普通产品让你回归现实,看到大部分买家都能畅享其中的未来世界。以Jambox为例,这款音箱将扬声器、电池和无线收音机装配得小巧而华美,所有手机都能用其播放音乐。2010年面世后,它的确火了好几年。到了2013年,许多仿效产品开始在线上售卖。2014年,电子产品消费的主要门户网站亚马逊,还推出了自家生产的Jambox。名字直白得乏味,叫“Amazon Basics便携式蓝牙音箱”(731条评价,4.4颗星)。很快,蓝牙音箱成为了许多消费者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甚至像U盘和电池一样,用完即弃也不觉浪费。结果,大品牌的蓝牙音箱沦为热爱奢华时尚,希望体现品味的小众消费者的选择。

杂牌电子用品的吸引力在商品交易的时候得以凸显。这意味着,只要有便宜的替代品存在,就会让人们觉得大牌产品价格过高。换句话说,只要能让买家确信买对不买贵,杂牌商品的吸引力就能永葆常新。

网上购物其中一项较少引起人们注意的乐趣,是在简化和压缩资本主义的表达,也就是在零售环节,能让我们从上帝视角俯瞰市场状况。在亚马逊或者新蛋网搜索商品时,你能看到商品的发展历程:既有利润丰厚的高产品,也有成本低廉甚至款式过时的不知名品牌的同类平价商品。而在这价位之间,还有不少的品牌相互竞争。

现代电子消费品更新换代周期不断缩短,给了那些认为自己永远独一无二的行业当头一棒。我们也因而看清,自身和电子产品之间真正的关系:无论你买的产品价位如何,它们终究会变成一堆垃圾。

但杂牌手机不一样,人们不允许手机轻易地变成一堆废零件。在人们的意识里,其它电子产品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玩意。如果我的电视机菜单系统很复杂,遥控器响应很慢,问题并不大。因为大多数时间,看电视是一个被动接收信息的过程,电视只需要向用户展示画面即可。但是智能手机昂贵而精巧,结构复杂,不是个简单的机器,还是个交互工具,需要帮助用户和数以百计的人沟通联络,获取互联网服务。它接受指令的能力要和提供信息的一样强。人机之间每天有近千次的接触,这样的关系不允许有嫌隙产生。杂牌电话打开市场,意味着电子产品时代商品化发展到了最终形态。

杂牌手机技术不过关?

电话在下单第二天准时送达,放在出租屋的台阶前,一点动静都没有,连我家的狗都没有发现。这是BLU电话产业链从中国经济特区出厂后,在迈阿密郊区里某个不知名的小镇的最后一个环节。盒子边上贴着货单:1副听筒,1块电池,1个充电器等等,里面配齐了这些设备。

除了一些奇怪的标志(Anatel的封条,它相当于巴西的通讯委员会),包装还挺实用,提供了不光是广告的有用信息。耳机,手机壳和屏膜整齐地码在轻便闪亮的手机旁。我把SIM卡换上,再插上一张8美元的SD卡,激活了手机,下载了一些应用。屏幕很精美,手机是安卓机型(4.2.2版本,不是最新的,但也还未被淘汰),能拍照,能上网,电也是快满的,可以直接开始用了。

和杂牌电话相处的第一天让我长舒了一口气,一切有条不紊,我需要的app通通都能下载,我用GroupMe和别人聊了会,刷了Instagram,拍了点照片,发了短信打了电话。出去跑步时在线听了音乐。我还用Google地图查了一下方位。就是打字有点慢,Gmail响应有点延迟,但杂牌机的表现还是比预想得要好。这东西真让人讨厌啊,只需iPhone十分之一的价格,居然就能实现所有的功能!一天过去后,电量居然还有剩余。给手机调好闹钟,明天它就准时叫我起床。

无论品牌如何,比如BLU,Unnecto,Yezz,iRulu,Posh Mobile,Prestigio,杂牌手机的部件极其相似,数量多少仅取决于价格。这得归功于中低硬件生产制造商联发。联发公司是全球第二大手机芯片制造商,但在美国市场市场份额极小,难寻踪迹。它让这些手机不光配件趋同,连功能特色都一模一样:比如连最廉价的手机都具有的双卡双待功能,还有收音机等。

为了配合联发的芯片制造核心技术,这些手机都有几款基本的式样:对于大屏手机,形状一定是一体成型具有一定厚度的长方形;对于小屏手机,形状是圆背厚边框型,与iPhone 3G相像。便宜的手机使用的往往是安卓4.2系统,贵一点就换成4.4系统。现在,它们都向大品牌看齐,开始装备安卓5.0系统了。

优质的品牌手机,背后是无线通信,计算机和材料科学,以及设计领域数十年来研究发展的积累。而所谓的垃圾手机,只是少了些岁月的打磨和锤炼,因此也并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差劲。如果智能手机零售市场竞争不再激烈,营销环境的扭曲效应不复存在,杂牌手机会变得更为廉价,人们更会惊叹于它们的表现。这些手机经过流水线精准装配,同样可以完成用户的指令操作,而在此之前,各式可携带设备根本无法实现这一切,包括旧式的手机。可以想象,将来的某一天,iPhone也会走下神坛,变得再普通不过。

这就是商品化给人的感受:创新与不名一文只有一线之差。作为日常使用率最高,功能极强大,对全球发展影响深远的电子产品,苹果手机等同类产品受到了多年的赞誉。要想成为新的技术时代初期的尖端品牌,想推销自己公司的奇技淫巧,企业就要从品牌认知、用户粘性和利润上大做文章。

但打品牌战终究只是权宜之计,抵挡不住未来发展的浪潮。iPhone面世即将迎来10周年,推出的款式日渐趋同。10年前买过智能手机的美国人到今天之前,至少还曾购买并丢弃过三部手机。随着智能手机功能款式日渐成熟,一个现实问题摆在我们面前:所谓的改进,就是去掉不要的功能。我们平时玩手机不就是发邮件,玩游戏,刷Instagram、Facebook和聊Snapchat、WhatsApp吗?

创新:杂牌军崛起必经之路

和杂牌手机相处了几周后,我还是发现了些小问题:如果把手机翻转到双眼无法完整看到屏幕的角度时,其中一只眼看到的屏幕是刺眼的白色;手机运行也越来越慢,尽管还没卡死,但估计也快了;它也很难处理复杂的网页界面;打字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,所以我减少了打字的频率,从那些活跃的群组中淡出,用邮件来回复朋友。我本来以为这样可以让我的文章写作有所提高,结果发现,我所写的依旧缺少思考和深度,用词呆板不自然。稍稍倾斜手机的话,前面的LED灯有时就开始不停闪烁。

只要环境光线充足,后置的摄像头还不错,可是前置摄像头真的太糟糕。另外,一两天不关机的话,手机就会卡住,应用无法运行,需要重启。这时我安慰自己:即使是最好的电话也得这么刷新一下。以前我的iPhone每隔半天就死一次机,在卧室时信号特别差,每次走出wifi区域都会打断音乐播放。连iphone都这样,所以我已经习惯了每隔几天要重启一下手机,也适应了Google弹出的错误信息。GPS导航也还行,除非手机在充电。充电的时候我的定位不知道就跑到哪里去了。

杂牌手机的表现基本可以接受,但就是一个问题:延迟。打开地图和邮箱,刷Twitter或者浏览器加载广告时都有延迟。连基本的内容输入输出,滑屏翻页也会有一点迟缓。这样的迟缓破坏了触屏的操作感。这种指尖移动与界面滑动的视觉关系是在iPhone诞生时被低估的其中一项重要创新,它能让你获得直接的操控感,产生良好的体验。但这台手机不行,一遇到延迟我就开始想:我怎么又打开这个app?回想起刷Twitter卡顿时糟心的感受。看着刷新指令和刷新成功后的文字显示,我发现这和我过去某些经历很相似,就是在用苹果的时候,我被夹在这些大公司之间手足无措,它们一味消耗我的时间和钱财,还将我的个人信息商品化。我的手机对此毫不掩饰,却也不为之道歉。

一台好的手机操作流畅,让用户仿佛置身私人专属的互联网中心。但杂牌手机就像是个次等的媒介。它的卡顿,频闪无一不警示着:即使没有你,互联网这个无尽的资讯海洋,也将一路奔流不复返。每一个沉迷智能手机幻想的用户最终都将面对这一令人沮丧的事实。

杂牌手机强迫我变得耐心。当它开始失灵,或者通话掉线时,我想象自己是个困在官僚机构中的小市民,我要找到出路,逃出生天。

本以为杂牌手机能帮我重建和身边事物的关系,结果发现我想错了。那些等待卡顿恢复的空里,我都在发呆,做些没意义的事情。更多的时候我只抬头望天,平时走路也不会再盯着手机,毕竟这个习惯很不好,我感觉自己也总算有点小进步。其实我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,从自己玩手机,变成了看别人低头玩手机。

考虑到手机和全球经济的关系,我觉得杂牌机还是挺老实的。了解iPhone,你不免要到它的专卖店体验一番,甚至读到乔布斯等人对自家产品的溢美之词。对于杂牌机,它们的市场本就脆弱,定价极低,你能清楚地认识到:这台手机是由那些希望薄利多销的公司设计,由拿着微薄工资的工人加班加点组装出来的,能用两年就很好了。想买既便宜又耐久的电子产品,这几乎不可能,你只能搜索到一大堆附加配件。

那时我意识到,从高手机换成所谓的“垃圾货色”,中间需要经历漫长的适应过程。在科技史的这个时刻,通过补贴或其他手段买一台650美元的苹果机并不无道理。但我仍然怀疑,手机行业会对那些细微的功能差异有奇怪的执念与自恋,这让人漠视行业未来发展的趋势。

于是我又把目光转移到高级一点的杂牌手机上,差点又剁手。这次是BLU的拳头产品,就是价格超出了我的预期,尤其是意识到,为了一台iPhone,我竟然换了两台手机。然而我还是买了亚马逊的Posh Mobile Titan E500A,169.99美元包邮,177条评价,评分4.3颗星。用户Alvino说:“这手机真棒,速度超快,功能超酷!”说得那么好,我果断剁手!

高级的杂牌手机在一个方面有明显改善:它只是偶尔被人当作买不到苹果的妥协。屏幕质量很好,拍照也很适合用来发Instagram(尽管夜间效果不尽人意),其它软件也能很好地兼容安卓的最新系统。它轻薄,便于操作,充满魅力,还是4G,和普通手机一样。

唯一的区别,如果出现卡顿,它会弹出信息,这在我的手机使用经历中前所未见。人们好奇地问我这件事。然后,当他们尝试的时候,只会觉得这是山寨的谷歌手机。从第一手经验来看,它的方方面面都比上一部手机要更好,甚至超出了我的需求,但无关痛痒。

有一次,我走出商店,正准备挂一个电话,我听到一群年轻人,其中一个孩子对我大声说:“嘿,把你电话给我!”他的同伴附和笑了起来。我苦笑了两声,赶紧和电话那头的人道歉,穿过马路走进了拥挤的街道。那群孩子和我擦肩而过,说着笑话,一会儿就走远了。我为我的手机得到年轻人的赏识而自豪,他再说两句,说不定就真的送给他了。杂牌电话不是我的心头肉,我不担心它的安全。带它上街没什么风险,即使丢了坏了,或者给小朋友玩,与其说是一种财产损失,不如说是生活的一点小风波。

随着杂牌与大牌手机之间不再泾渭分明,许多运营商开始销售廉价的手机设备,尽管多数是较旧的型号款式。比如中兴和Alcatel通过Cricket,Boost Mobile和T-Mobile售卖价格公道的智能手机。越来越多手机用户信用低下,也不愿意每个月花80美元买一台合约机,但不介意签多年的合约,因此他们会更愿意选择便宜的套餐,变相把手机行业推到某种民粹主义的临界点上。

很多人把这个现象看作是杂牌军的崛起,但事实是,杂牌比起高货,终究有云泥之别,会被现实无情地拉回深渊。那些企业如果想要挣脱现实打击的话,必须实现创新。技术的突破,新特性的研究又或者新款发行都是出路。不然它们会变成经济体低效率的一环,只能接受被宰割的命运。

继手机后,我期待买到第一块山寨智能手表,我相信很快就会等到这一天。

【责任编辑:黄轩】
频道精选
惩罚中兴,审查华为,美国管理数字世界的权力受威胁

惩罚中兴,审查华为,美国管理数字世界的权力受威胁

中兴事件尚未平息,美国又开始盯上谷歌与华为的关系。一系列打击虽然展现了美国的威慑实力,但也反映出美国的统治地位正在消失。
头条 中兴 华为
透视“头腾短视频大战” 微视抖音引发UGC短视频纷争

透视“头腾短视频大战” 微视抖音引发UGC短视频纷争

2014年9月,“一条”首播,拉开了短视频商业化探索的序幕。然而在2017年之前,短视频的发展之路不温不火,其间微视还曾谢幕。
今日头条 腾讯 头条 短视频 抖音
尊严、反智、求知:走出考场后的反思与无奈

尊严、反智、求知:走出考场后的反思与无奈

每一年的今天,“高考”作为一个凝聚了太多情绪与记忆的节点,都会被一次次拿出来刷屏、回忆。
社会
头条VS腾讯:中国的互联网,需要什么样的价值观?

头条VS腾讯:中国的互联网,需要什么样的价值观?

一连串的大事件,吹响了今日头条与腾讯开战的号角。如同当年的3Q大战一般,所有人都在关心,这一次谁将成为那个做出“无奈决定”的人?
互联网 头条VS腾讯
中兴迎来和解!2月博弈,10亿美元重罚,敲醒整个中国科技圈

中兴迎来和解!2月博弈,10亿美元重罚,敲醒整个中国科技圈

历时2月,中兴终于得到和解协议,中兴公司支付10亿美元罚款,另外准备4亿美元交由第三方保管。
头条 中兴 科技
抖音美拍再被罚,短视频内容乱象频发进入生死局

抖音美拍再被罚,短视频内容乱象频发进入生死局

无论是抖音还是快手,抑或火山小视频、美拍,短视频行业面临最大的挑战或者是价值观。
头条 抖音 美拍 短视频
马化腾、刘强东、张近东、李东生组天团驰援孙宏斌到底图什么

马化腾、刘强东、张近东、李东生组天团驰援孙宏斌到底图什么

11家公司对乐视网控股子公司乐融致新增资27.4亿元。增资方可谓“天团”,集齐腾讯、京东、苏宁、TCL等巨头。
头条 马化腾 刘强东 孙彦斌
十年7次易主,有了钱和技术的A站会回春吗?

十年7次易主,有了钱和技术的A站会回春吗?

在抛来橄榄枝的阿里、今日头条、快手三家中,经过半年多的复杂谈判与斡旋,A站最终选择被快手全资收购。
头条 A站 快手
今日头条大战腾讯,是唐吉诃德式自杀还是实力较量

今日头条大战腾讯,是唐吉诃德式自杀还是实力较量

短视频几乎再造了一个今日头条,今日头条将短视频视为转型的重头戏,奈何腾讯欲投资几十亿力捧微视,压力不小。
头条 腾讯 今日头条
腾讯VS头条,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最后一战?

腾讯VS头条,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最后一战?

双方之间山雨欲来一触即发的趋势,比想象中还要来得猛烈。我们完全可以相信这场大战,才刚刚拉开序幕,还远远未到落幕的时候。
头条 腾讯VS头条

2017-2018 Copyright © 古镇科技网 京ICP备11032553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