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镇科技资讯网--有厚重深度的科技新媒体平台!

关于我们 合作联系

古镇科技资讯网

董明珠造车梦要黄?银隆遭大量供应商讨债,有人查账发现大秘密

时间:2018-06-09 16:45:59    作者:丫丫    来源:猎云网

如果回到两年前,珠海银隆成都公司的供应商许穆杨不会料到,自己不仅赚不到想象中丰厚的利润,还欠下一身债,公司濒临破产。

2016年,银隆在董明珠的背书下,高调落户成都市天府新区,一时成为川渝一带供应商眼中的“大树”。大家竞相追捧,都期望傍上“大树”,从新能源产业中分得一杯羹。

事与愿违。供货三个月以后,合同约定好的90天到账期已过,银隆的货款却一拖再拖,迟迟不见踪影。

订单减少、停工、停建,尤其是可替代性强的小供应商们,在“大树”银隆资金链紧张的危机关头,成为第一批被抛弃的伙伴。

车水马龙却是讨债者

远在成都市30公里外的成都银隆,到访的客人一般有两类人,一拨是上门讨债的供应商,另一拨是谋求合作的供应商。

最近,客人们想登门有点困难,尤其是讨债的。

他们面前横亘着一道高约10米的大门,由三根粗壮的黑色柱子顶起一块椭圆形的红色盖子,门岗设在中间,两侧是拦车闸及供行人通行的闸机,闸机旁各设一位门卫,看起来森严而不可接近。

拦车闸只对认识的车牌开启,讨债的车毫无疑问要被挡在外面。银隆门前的108国道上,停了一溜车,占据了一整条车道。

渝程程的车也在其中,她是替丈夫来向银隆讨债的。车无法开进去,她尝试去跟岗亭内的门卫交涉,门卫提出需要所找的人到门口接应才能放行。

渝程程一脸苦笑表示:“他们怎么可能会来接呢,明知道是来讨债的”。

几位讨债的供应商跟门卫争执几番,仍未能成功踏进银隆的大门。这时候新到的一位供应商在人群中喊了一句,“我知道有个偏门可以进”。

讨债者们听闻后,纷纷上车、启动,准备到所谓的偏门。然而,偏门早已有人把守,大家只好重新回到正门,在咒骂声中各自悻悻地散去。

跟现在才开始讨债的供应商相比,许穆杨要稍微幸运一点,在农历新年前他收到银隆的第一笔货款,而此时距离合同约定的付款日期,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。

那时,临近过年,下游的工厂发不出工资,工人们在闹,工厂老板就天天到打电话来催,“那段时间我特别害怕手机响,根本不敢接”,许穆杨说道,“银隆拖着我们货款,我哪来的钱付给工厂呢”。

工厂老板越逼越紧,开始频繁上门催款。许穆杨被逼急了,又无颜面对下游工厂老板,只能天天上银隆催款。那时候讨债的人少,门禁不如现在严,还可以随意进出,许穆杨天天到银隆采购部“打卡上班”。

直到有一天,许穆杨找到成都银隆的总负责人,在办公室“像乞丐一样”苦苦哀求了一个多小时,才得到负责人的应允。

一个星期后,看到货款到账的短信提示,许穆杨终于松了口气:“总算是有个交代,可以勉强度过年关!”

千辛万苦傍上了“大树”

回想当初,在刚开始给银隆供货的时候,许穆杨以为自己傍上了大树。

他的公司是一家生产辅料的中介贸易公司,辅料包括手动液压车、焊条、活动扳手、大力钳等生产所必须的小部件。他们从上游公司(如银隆)拿下订单,然后找下游小工厂制作,负责拓展客户及货物的运送,从中赚取差价。

在拿下银隆的订单之前,许穆杨接的单子大多是10万元、20万元级别。银隆的出现一下子把订单的金额提高到100万元左右的级别。

“虽然他们报价压得低,但是量很大。再考虑到长期合作的话,利润还是很可观。”许穆杨当时想。

这么想的人不止他一个,在许穆杨开始供第一批货的时候,薛辉已经盯上银隆了。他的理由很简单:“银隆是董明珠的公司啊,她背后是格力,而且开工的时候那么多市领导来,肯定靠谱。”

薛辉开始找到银隆的采购员,好吃好喝招待,吃了几顿发现对方没有话语权,再通过各种关系找到采购部长、总经理,前前后后公关了近两个月。单子还没谈下来,光请客吃饭就已经花掉了好几万。

一心想要傍上“大树”的薛辉认为,“这个钱是必须花的,而且花得值”。最终,他如愿拿到百万级别的订单。

市界梳理完薛辉提供的一沓采购合同,至今他的供货金额达到200多万。合同约定的付款方式为,票到货到月结90天,超过5万元以180天电子承兑汇票方式支付。即发票与货物到齐后,90天后银隆才开始付款,并不提前支付定金。

按照行业惯例,下游的小工厂需要拿到一部分货款才会开始生产。为了及时给银隆供货,薛辉拿出公司的流动资金,并从银行贷款100万元垫付给小工厂。因为资金有限,薛辉只好推掉一些小订单,以保障银隆供货。

当时,银隆的订单占到公司业务的70%左右。为此,薛辉还斥资在银隆公司的所在地建设仓库,以方便及时供货。

百般拖延货款难要

银隆的吸引力,在其他园区同样表现强劲。

市界在银隆新能源洛阳产业园项目部门口遇到做线缆生意的薛东利,虽然项目进展缓慢,连工厂都没有建起来,但是他仍然想抢在前面,提前拿下银隆的大订单。

不巧的是,洛阳银隆正在进行招标会议,无人接待,他被拦在门外,只好冒着细雨骑摩托车返回市区,并打算改天再来,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无功而返了。

薛东利仍旧抱着傍“大树”心态,期望能碰碰运气,搞定银隆。他不知道的是,1000公里外成都银隆的供应商们,正陷入讨债的泥潭当中。

薛辉左等右等,90天过去了,银隆的货款始终不见到账。

“通常来说,我们这行拖账拖个十天半月还是很正常的”,薛辉自我安慰,“人家那么大的公司还能欠咱这几个小钱。”

另一方面,他不想因为催账而破坏来之不易的合作关系,遂决定等一等。一般情况下,对方公司如果不能按期付款会提前打电话来通知,但银隆并没有任何消息。

货款逾期一个月后,薛辉坐不住了。他决定拿着采购合同,直接找采购部要钱。采购部让他去找财务部,财务部却告诉他,“这是采购部盖的章,应该去找采购部”。采购部又明确地告诉他,“公司付款都是财务部负责,我们怎么可能有钱付款呢。”

为了尽快能拿到钱,薛辉只能敦促采购部,重新签订合同,盖上公司章。此时,财务部以单价过高,要求薛辉降价才愿意盖章,来来回回协商耗了一个月,最终以薛辉的妥协才把采购部的章全部换成公司章。

市界留意到薛辉提供的合同,都盖有“成都广通汽车有限公司”的合同专用章,而广通汽车属于银隆的全资子公司。

银隆的多位供应商证实,他们都经历过类似的改章程序。

就算改成公司章,并不意味着能拿到钱。薛辉拿着盖有公司章的合同和发票,屡次找到财务部,但财务部声称需要等总部审批,因为钱都是从总部批下来的,正在走流程。

断供相逼于事无补

许穆杨没有薛辉那么有耐心,在第一笔货款到手后,决定以不再供货为要挟,并联合其他供应商,逼迫银隆按期付款。

然而,断供并不能威胁到银隆,因为还有无数个供应商挤破头地想为银隆供货。薛辉提到一个场景,“在采购部的办公室要钱的时候,经常会看到其他供应商正在谈合作,10个人有6个是要钱的,4个是谈合作的。”

按照行业惯例,下游的小工厂需要拿到一部分货款才会开始生产。为了及时给银隆供货,薛辉拿出公司的流动资金,并从银行贷款100万元垫付给小工厂。因为资金有限,薛辉只好推掉一些小订单,以保障银隆供货。

当时,银隆的订单占到公司业务的70%左右。为此,薛辉还斥资在银隆公司的所在地建设仓库,以方便及时供货。

百般拖延货款难要

银隆的吸引力,在其他园区同样表现强劲。

市界在银隆新能源洛阳产业园项目部门口遇到做线缆生意的薛东利,虽然项目进展缓慢,连工厂都没有建起来,但是他仍然想抢在前面,提前拿下银隆的大订单。

不巧的是,洛阳银隆正在进行招标会议,无人接待,他被拦在门外,只好冒着细雨骑摩托车返回市区,并打算改天再来,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无功而返了。

薛东利仍旧抱着傍“大树”心态,期望能碰碰运气,搞定银隆。他不知道的是,1000公里外成都银隆的供应商们,正陷入讨债的泥潭当中。

薛辉左等右等,90天过去了,银隆的货款始终不见到账。

“通常来说,我们这行拖账拖个十天半月还是很正常的”,薛辉自我安慰,“人家那么大的公司还能欠咱这几个小钱。”

另一方面,他不想因为催账而破坏来之不易的合作关系,遂决定等一等。一般情况下,对方公司如果不能按期付款会提前打电话来通知,但银隆并没有任何消息。

货款逾期一个月后,薛辉坐不住了。他决定拿着采购合同,直接找采购部要钱。采购部让他去找财务部,财务部却告诉他,“这是采购部盖的章,应该去找采购部”。采购部又明确地告诉他,“公司付款都是财务部负责,我们怎么可能有钱付款呢。”

为了尽快能拿到钱,薛辉只能敦促采购部,重新签订合同,盖上公司章。此时,财务部以单价过高,要求薛辉降价才愿意盖章,来来回回协商耗了一个月,最终以薛辉的妥协才把采购部的章全部换成公司章。

市界留意到薛辉提供的合同,都盖有“成都广通汽车有限公司”的合同专用章,而广通汽车属于银隆的全资子公司。

银隆的多位供应商证实,他们都经历过类似的改章程序。

就算改成公司章,并不意味着能拿到钱。薛辉拿着盖有公司章的合同和发票,屡次找到财务部,但财务部声称需要等总部审批,因为钱都是从总部批下来的,正在走流程。

断供相逼于事无补

许穆杨没有薛辉那么有耐心,在第一笔货款到手后,决定以不再供货为要挟,并联合其他供应商,逼迫银隆按期付款。

然而,断供并不能威胁到银隆,因为还有无数个供应商挤破头地想为银隆供货。薛辉提到一个场景,“在采购部的办公室要钱的时候,经常会看到其他供应商正在谈合作,10个人有6个是要钱的,4个是谈合作的。”

市界就欠款问题,多次致电银隆总部,以及成都银隆采购部部长,截至发稿均未得到回应。

一些被迫走法律程序的供应商,曾经调查过银隆的银行账户。其中一位高管向市界透露,“银隆已经没什么钱了,我们查了它所有的银行账户,几十上百万可能还有,但是没有更多的钱了。”

上述已经离职的成都银隆高管感慨,“银隆步子迈的太大了,到处建产业园,资金周转不过来,要害死不少供应商”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渝程程、许穆杨、薛辉均为化名)

【责任编辑:黄轩】
频道精选
惩罚中兴,审查华为,美国管理数字世界的权力受威胁

惩罚中兴,审查华为,美国管理数字世界的权力受威胁

中兴事件尚未平息,美国又开始盯上谷歌与华为的关系。一系列打击虽然展现了美国的威慑实力,但也反映出美国的统治地位正在消失。
头条 中兴 华为
透视“头腾短视频大战” 微视抖音引发UGC短视频纷争

透视“头腾短视频大战” 微视抖音引发UGC短视频纷争

2014年9月,“一条”首播,拉开了短视频商业化探索的序幕。然而在2017年之前,短视频的发展之路不温不火,其间微视还曾谢幕。
今日头条 腾讯 头条 短视频 抖音
尊严、反智、求知:走出考场后的反思与无奈

尊严、反智、求知:走出考场后的反思与无奈

每一年的今天,“高考”作为一个凝聚了太多情绪与记忆的节点,都会被一次次拿出来刷屏、回忆。
社会
头条VS腾讯:中国的互联网,需要什么样的价值观?

头条VS腾讯:中国的互联网,需要什么样的价值观?

一连串的大事件,吹响了今日头条与腾讯开战的号角。如同当年的3Q大战一般,所有人都在关心,这一次谁将成为那个做出“无奈决定”的人?
互联网 头条VS腾讯
中兴迎来和解!2月博弈,10亿美元重罚,敲醒整个中国科技圈

中兴迎来和解!2月博弈,10亿美元重罚,敲醒整个中国科技圈

历时2月,中兴终于得到和解协议,中兴公司支付10亿美元罚款,另外准备4亿美元交由第三方保管。
头条 中兴 科技
抖音美拍再被罚,短视频内容乱象频发进入生死局

抖音美拍再被罚,短视频内容乱象频发进入生死局

无论是抖音还是快手,抑或火山小视频、美拍,短视频行业面临最大的挑战或者是价值观。
头条 抖音 美拍 短视频
马化腾、刘强东、张近东、李东生组天团驰援孙宏斌到底图什么

马化腾、刘强东、张近东、李东生组天团驰援孙宏斌到底图什么

11家公司对乐视网控股子公司乐融致新增资27.4亿元。增资方可谓“天团”,集齐腾讯、京东、苏宁、TCL等巨头。
头条 马化腾 刘强东 孙彦斌
十年7次易主,有了钱和技术的A站会回春吗?

十年7次易主,有了钱和技术的A站会回春吗?

在抛来橄榄枝的阿里、今日头条、快手三家中,经过半年多的复杂谈判与斡旋,A站最终选择被快手全资收购。
头条 A站 快手
今日头条大战腾讯,是唐吉诃德式自杀还是实力较量

今日头条大战腾讯,是唐吉诃德式自杀还是实力较量

短视频几乎再造了一个今日头条,今日头条将短视频视为转型的重头戏,奈何腾讯欲投资几十亿力捧微视,压力不小。
头条 腾讯 今日头条
腾讯VS头条,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最后一战?

腾讯VS头条,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最后一战?

双方之间山雨欲来一触即发的趋势,比想象中还要来得猛烈。我们完全可以相信这场大战,才刚刚拉开序幕,还远远未到落幕的时候。
头条 腾讯VS头条

2017-2018 Copyright © 古镇科技网 京ICP备11032553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88号